Author: kenyu

小安安九個月了 除了口水流不停號稱口水怪物之外 最近又多了一個新的嗜好 閒來無事的時候總是愛炫耀他的軟骨功 抓著他的腳ㄚㄚ揮舞玩弄著 更三不五時對著腳趾頭啃啊咬的 一副"十足好滋味"的模樣 嘖嘖嘖~~ 只差沒有說Yami Yami了 ...

好友毛仔是高中的時候一起吃喝玩樂鬼混的玩咖 為人豪爽好相處又講義氣 高中畢業後還一同出遊過好幾次勒 今年他終於決定結束王老五的日子 要跟女友求婚囉 身為好友的我當然要幫他見證一下啊 呵呵 在這特別回應一下Eddy的疑問 同時也是Felicia的疑問 當天我的確是打兩盞燈沒錯的 因為想說時間不長 加上KTV內實在太昏暗 所以呢就玩起了雙燈囉 一隻在5D上當Master 一隻則在左手當Slaver 忙的勒 有的時後當然也是隨便找桌子放(因為要變焦要構圖搶拍啊) 不過拍合照不是搶拍的時候就可以看見我一手拿著5D+24-70+580 一手拿另一隻580了 求婚團成員之一毛仔的親弟弟 毛仔弟弟的女友 今日女主角好友之一 也是一對情侶 今日女主角仍不知情快樂的唱歌中 大家都很鎮定假裝在Happy唱歌中 當然女主角也是卯起來唱不停 突然...

根據我請教Google大神的結果 寒單爺本稱邯鄲爺也稱也稱玄壇元帥、玄壇爺 炮轟寒單爺原是一項清代留傳下來的民間習俗 早期臺灣各地也都有這項活動 不過臺灣光復後西部各城鄉鎮就很少再有這種迎神賽會的活動 臺東元宵節的遊行中最刺激的活動就是炮轟寒單爺 相傳是商朝的武官趙公明 死後在天界專司財庫 與生前四位部屬合稱「五路財神」 由於傳說寒單爺怕冷 因此當其出巡時 民眾便投擲鞭炮為祂驅寒 也有傳說寒單爺原是一位魚肉鄉民的地方流氓 受到點化後為表示懺悔之意 於是赤裸上身遊街讓民眾洩憤以減輕罪孽 最後還變成財神 俗信民眾鞭炮炸得越旺 將帶來更多的財富 臺東元宵節炮轟寒單爺的活動迄今已盛行快要五十年了 臺東每逢正月十五、十六日之夜 各商家店舖均提早打烊 預備烘爐生火及放鞭炮 準備迎接「寒單爺」~「財神爺」的來臨 以真人肉身扮演的寒單爺接受爆竹無情的炮轟洗禮 有的甚至由數戶商家、住家聯合 或由特定商家或公司行號公然貼出挑戰告示挑戰「寒單爺」炮轟 約在民國五十年代挑戰寒單爺最有名的是在臺東市正氣路上翁姓開的金馬冰果室 這是2/9下午三點左右 我們吃完午餐從卑南豬血湯走出來在台東所看到的第一場炸寒單 由於當時並沒有口罩帽子與厚外套 所以並不敢太接近 其實還是很接近了 看看其他圍觀的民眾離的有多遠啊 後來當天下午5點半在台東縣議會廣場前也有一場 所以便特別準備好口罩+罩子+厚外套上陣去拍照囉 砲手的標準備配 帽子+眼鏡+毛巾+手套+一整排的排砲+幾隻大香 尤其右手的手套還是防火的勒 寒單爺肉身上場準備接受眾砲手的轟炸了 抬轎的當然也是全副武裝 頓時烽火四起煙幕瀰漫啊 現場砲聲大起流彈亂飛 我的外套褲子都遭受波及啊 某知名戰地記者曾說過 若你的照片不夠好是因為離戰火不夠近...

不知道各位的消費卷是怎麼運用的 若還沒規劃的可以瞧瞧喔 現在台東娜路彎飯店用消費卷買一送一喔 所以這次的台東三天兩夜 我跟瓶子住了兩晚的娜路彎 含自助式早餐 總共才3600喔 超級划算的啦 台東好山好水加上這麼優惠的套裝不去可惜啦 只不過搭火車去真的好久喔 要6個小時ㄟ 所以報紙,雜誌,零食通通不可少啊 不然6個小時香港都飛去又飛回來了說 這次去台東其實沒啥規劃 出發前Google了一下網友推薦的美食就出發了 反正到了再說...

小安安已經三個月了 原本軟Q的脖子也慢慢有力量可以抬頭了 只不過還不能維持太久 也開始喜歡咬"雞腿"了 手腳常會揮舞的動來動去可愛的勒 脖子擠在一起的時候很搞笑ㄟ 一整個"皓齡呆" 哈哈哈 慢慢的也會笑出聲音了 姿勢越來越多了 所以越來越難拍了啦 這張有好笑 哈哈哈 這張有台味 ㄎㄎ 笑起來也是咪咪眼 來練習趴一下 累了 想睡覺囉 開始醞釀睡覺情緒 睡到一半還會抓頭勒 ...

一轉眼小安安已經兩個月了 雖然還軟啪啪的我都不太敢抱 不過躺在床上的時候白白嫩嫩的摸起來很蘇服啊 呵呵 聽老妹說小安安已經有忠實粉絲 而且已經在complain說太久沒有見到小安安了 實在是舅舅我很忙啊 忙著拍照處理照片不說 還得忙著跑腿買菜,買醬油,買豆腐,買水果...

還記得今年4月15日甜蜜的燦明&廷貽婚紗外拍嗎? 時間過的真的好快 一下就到了他們的幸福約定時間 一切都自己來的他們 在所謂的喜帖上面是這麼寫的 "簡單也可以很幸福" 所以他們宴請賓客的地方很特別 不是在豪華的大飯店 是在有點難找小巷弄中的私宅餐廳"BagelBagel" 形式也很不一樣 不是大家靜靜的吃桌菜 而是像聚餐般Buffet的吃喝Party 認識了22年的好友麻吉結婚 理當我是該好好拿著相機穿梭紀錄的 不過這次我選擇以非攝影人的身分參加 雖然也有帶著相機 不過我並不像攝影人般時時刻刻的觀察全場深怕漏掉任何精采的一刻 我不願意躲在觀景窗後面參加這麼重要的場合 我要像一般興高采烈參加好友婚宴的非攝影人 有空檔便與新人聊聊天 輕鬆地恭喜燦明媽媽終於等到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