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kenyu

在得知佳棋家嫁女兒只有姊妹桌並沒有所謂的拜別謝親恩時 其實是有點擔心會少了點所謂的Fu 就是攝影工作者喜愛的那種感傷那種不捨 因為情感濃烈所以很討喜(對作品而言) 吃姐妹桌時由於坐位高度與頭紗的原故 佳棋以一種極度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 被媒人婆拉著手配合著逐一觸碰菜餚說著吉祥話時 那模樣惹得在場親友竊笑不已 然而 瞬間畫面的珍貴就在於你無法確切預期它的出現 總是在你不能期待的地方 猛然一擊短暫而真實 在逗趣竊笑的眾多臉龐圍繞中 媽媽忽然的癟起嘴輕聲的啜泣起來 接著佳棋也被傳染了 連原本神色自若老神在在的爸爸也低頭不語 然後這一點點的小漣漪不斷擴大 姐妹桌上的許多人都哭了 連佳棋的小姪女也忍不住哭了...

當天一早到碧瑩家就發現爸爸有點怪怪的 果然壓抑多時的情緒在拜別謝親恩時終於忍不住潰堤 不斷的皺著鼻子深深的呼吸並且抿著嘴(還微微的擅抖著) 感覺得出心中有千言萬語卻遲遲說不出口 蓋上頭紗看著寶貝女兒在自己肩膀上啜泣 終於還是落下不捨的眼淚...

很簡單的單宴客拍攝可是因為有志祥與如意的可愛北鼻讓喜宴更是喜上加喜 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忍不住要看看北鼻抱抱他 捏捏那超嫩Q的小手手小腳腳 重點是所有看過小寶寶的賓客通通異口同聲的驚嘆"也太像爸爸惹~" 呵呵~看來是志祥的基因大大的勝出啊 當天也見識到了史上最大杯的"紅酒+威士忌+醋+有的沒有" 超有震撼力的 要是志祥能一口氣喝完我看也是金氏紀錄哩...